講起劉永超,雷志攀(右)忍不住哭出了聲
  
  劉永超生前的相片
  台山市公安局南門派出所教導員劉永超抓捕毒販時英勇犧牲
  文/羊城晚報記者 豐西西 圖/羊城晚報記者 黃巍俊
  1
  最愛“起貨”
  南門派出所所長雷志攀在劉永超對門辦公,看著這間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辦公室,雷志攀忍不住別過頭去。
  73天的共事,他記得清清楚楚。“我值班,他就過來跟我聊天,輪到他值班,我就過去,聊的每一句話都是工作。”連宿舍都是住隔壁的兩人迅速成了好搭檔。雷志攀說,從9月22日劉永超調來南門派出所到如今,所里各項業務指標都排在全市公安系統前列。
  “出事的前一天,我們還一起執行任務,抓了三個粉仔(吸毒者)。”雷志攀沒想到,這是他與劉永超的最後一次合作。
  短暫休息了幾個小時後,第二天上午,兩人再次見面時,劉永超興奮地拉著雷志攀說:“你怎麼還睡得著呢?都起貨了!”“起貨”,一句台山當地方言,意思是“一件事情做成功”,劉永超最喜歡的也是這句話,“每當“起貨”時,他都會興奮得像個孩子。”
  2
  英雄“永別”
  可沒想到,這句話成了兩人的訣別。當天12時許,根據群眾舉報,毒販朱某華正藏在位於台城朱洞塘唇村的家中,劉永超立即帶領民警趕赴現場實施抓捕。
  “當時朱家的大門緊鎖,突然有人影從二樓逃竄至隔壁房屋中。”與其一同執行任務的民警老陳告訴記者,劉永超和民警一間一間房搜捕,卻始終沒有發現朱某華的行蹤,但劉永超堅信他一定還在房屋內,當即決定重新搜索。
  就在這時,二樓閣樓有異動,但只有一架狹窄的木梯通往入口處,劉永超便跟同伴說:“裡面情況不明,有危險,你們在木梯下等我,我上去搜查。”
  果然,朱某華躲在閣樓里。劉永超立即表明身份,喝令其不要妄動,不料朱某華卻掏出了一把長約15公分的小刀沖向劉永超。閣樓過於狹窄,劉永超躲避不及被刺中,窮凶極惡的歹徒連刺多刀,他瞬間血流如註。
  此時木梯已被朱某華推倒,同伴來不及趕來營救,劉永超便忍著劇痛,隻身與其搏鬥,卻因身負重傷,力竭倒地。已成“血人”的他還拼盡全力抱著歹徒的腳,呼喊著:“快抓住他,不能讓他跑……”喪心病狂的朱某華抓起一個瓦罐向劉永超砸去,又接連用一根水管猛擊他的頭部,還用刀在劉永超的頸部、胸部猛插,劉永超最終昏死過去,在民警趕去營救劉永超時,朱某華迅速逃離現場。
  被迅速送往醫院的劉永超卻始終沒有醒來。當天下午3時許,這位42歲的教導員永遠離開了人世。 編輯:王銳
   1
  
  劉永超的妻子聞訊悲痛暈倒入院
  3
  保護“兄弟”
  “我無法相信超哥已經走了。”一直視劉永超為“師父”的深井派出所副所長餘海林哽咽著告訴羊城晚報記者,他自入行起就跟著“超哥”執行任務。
  讓餘海林畢生難忘的是7年前的一次追捕行動,“超哥”曾為他“擋刀”。
  那是2007年的一個夏夜,晚上10時許,有群眾報警說一個工廠被人搶劫。劉永超便帶領餘海林等人趕赴現場。有群眾告訴劉永超,嫌疑人逃往開平方向,於是民警一行便驅車追趕,到一個廢品站時發現了犯罪嫌疑人搶奪而來的電纜,可卻始終不見人影。劉永超便部署在一旁伏擊。不久後,犯罪嫌疑人果然出現,或許是發現了民警的蹤跡,6名犯罪嫌疑人四處逃竄,有2人逃向了附近的居民區。為了不讓更多人受到傷害,劉永超和餘海林奮起直追。不料,凶狠的嫌疑人持刀行凶,餘海林被劃傷手掌,當尖銳的刀再次刺向他時,在他身後的劉永超擋在了他身前,並向天空鳴槍,歹徒手中的刀頓時遲緩了一下,劉永超便抓住機會將其擒獲。此後,在群眾的幫助下,另一名歹徒也落網。
  這次成功的追捕也讓年輕民警們收穫了三等功的榮譽,可劉永超卻決意不要這次榮譽,“讓年輕民警多得榮譽”是他拒絕的理由。
  “那是我第一次立功,超哥成全了我,他是我們永遠的超哥。”說起此事,餘海林眼中飽含熱淚。
  “為兄弟擋子彈,保證兄弟安全”,這是劉永超多年的習慣。無論多危險的任務,他總是二話不說,沖在第一線,直至他生命的最後一次執行任務也如此。
  4
  熱心腸“惡人超”
  “其實超哥在犯罪分子嘴裡有一個外號,叫‘惡人超’,因為他辦案嚴厲,毫不留情。”可相處多年,餘海林卻從未見劉永超對身邊的同事、朋友發過脾氣。尤其是對待來求助的群眾,劉永超格外熱心。
  今年年初,還在深井派出所工作的劉永超得知井西水坑尾村一名17歲女孩仍沒有戶口,他多次到村裡瞭解情況,原來女孩母親當年是非婚生育,家庭貧困又無法繳納罰款,因此孩子一直無法入戶。劉永超多次放棄休息時間到醫院為女孩補辦出生證明,並幫忙辦戶口,一個多月的奔波後,女孩終於入戶。
  這樣的事在劉永超從警19年來屢見不鮮。就在記者採訪時,一位家住大江鎮的市民梁健(化名)連夜從家中趕過來,希望能夠再看一眼這位老朋友的辦公室。梁健和劉永超的淵源要追溯至十幾年前。1996年,未滿20歲的梁健經常跟隨社會青年四處打架,當時分配到大江派出所不到一年的劉永超,主動找到這位涉世未深的叛逆少年,“抓著我聊天,像老師。”梁健說,“每天都跟我講法律。久而久之兩人也熟了,我也漸漸明白了他的苦心。”如今的梁健是台山一家企業的老總,他稱是劉永超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,“我無法想象,如果當時沒有認識他,我會走向哪一條路。”
  5
  朴素的好民警
  “乾民警二十多年,從未見過一個工作如此賣力、生活如此朴素的人。”共事73天,南門派出所老民警曾池暖對這位教導員贊不絕口。“他第一天值班時就是我接的班,20多個小時未合眼,忙著整理筆錄,令人欽佩。”埋頭做事,從不邀功,也讓劉永超得到了同事的一致好評。
  在派出所民警的手機里,記者翻閱了劉永超發佈的微信朋友圈。最後一條朋友圈停留在了12月2日,劉永超轉發了一條有關養生的帖子;他很少在朋友圈中發感言,可在11月16日,他卻寫下了一句話:“天亮了,又是一個不眠之夜,不是失眠,是不眠。”配上了一張出警摩托車的照片。“來這裡後,幾乎沒見他休息過,連吃住都在所里。”南門派出所副所長老李告訴記者。
  在老同事眼裡,劉永超生活非常朴實。而同事們也清楚,出身農村的劉永超日子過得並不寬裕。妻子是一名臨時工,每月工資僅千餘元,兩人2007年湊錢買下的房子至今還在供貸款。由於房子並不大,年邁的父母如今還住在鄉下,16歲的兒子明年中考,劉永超的擔子並不輕鬆。
  由於工作繁忙,在南門派出所的大多數時間,劉永超都住在宿舍里,6平方米的房間內除了日常吃住用品,並未見任何一件像樣的擺設,擺在寫字臺上那些閃著光輝的勛章,正訴說著這位人民警察的故事。
  劉永超走了,在他到台山市公安局南門派出所工作的第73天。
  南門派出所二樓走廊盡頭左邊的一間辦公室里,除了新添了一束鮮花,其餘擺設都未改變;宿舍里,洗乾凈的警服整齊地掛著,仿佛它的主人從未離開。
  但是,12月5日,這裡的主人——教導員劉永超在抓捕毒販時,遭遇歹徒持刀行凶,42歲的他隻身搏鬥,不料被刺中多刀,倒地後被窮凶極惡的歹徒用水管猛擊頭部,終因傷勢過重英勇犧牲。
  曾經與劉永超共事多年的陳悅和至今仍不願相信這一事實,這個鐵骨錚錚的漢子雙眼通紅,啞著嗓子說:“他有這樣的舉動並非偶然。”編輯:王銳
  (原標題:民警被刺數刀仍緊抓毒販致身亡 他是我們永遠的超哥)
創作者介紹

歐風傢俱

el14eltex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